小说520 > 谍战剧中的武道特工 > 第二百八十九章:池田敬一

第二百八十九章:池田敬一

 推荐阅读:
    在高岛和杉木死后,消息刚一传回,于京就假装在哈尔滨关东军司令部,召开了一次会议。

    会议上,于京先是表示为高岛和杉木的死大为震怒,几乎是一副怒发冲冠的样子。

    而后才又发表一番讲话,什么红党太过猖獗,必须尽快除掉哈尔滨市委,还要整顿内部等等。

    当然,一番话后,所有的命令都落实到了小原和警察厅。

    而接下来一个月中,于京就让陈佳影去与29号协商,让红党配合他做些事情。

    比如让红党暴露一些即将要放弃的联络点,并故意让一些改装过的大功率收音机和电台被捣毁等等。

    办法虽然老套,但很实用。

    至少现在哈尔滨很多人都知道,“玉旨雄一”非常阴险狠辣。

    估计要不是身份特殊,又经常出入关东军宪兵司令部,于京假玉旨雄一怕是都已经被暗杀过无数次了。

    又是一个月后,正如于京所料,关东军参谋总部,果然派人秘密潜入了哈尔滨,对方首先就从哈尔滨关东军司令部高层派了个遍。

    将近大半个月,于京都能感觉到有人在监视他和陈佳影几女,甚至连1号别墅都被日夜监视。

    不得已,于京只得让佳影几女针对性的做了些事情,总算打消了对方的怀疑。

    说实话,要不是为了关东军进攻华北的作战计划,于京完全不用这么被动,直接杀了那躲在暗处的家伙就是。

    可为了任务,于京不仅不能有所行动,反而还得整天和陈佳影几女以行动,证明自己几人对人本帝国没有异心。

    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借那暗处之人的口,向关东军参谋总部汇报时,说出他于京这个“玉旨雄一”的各种好,进而让关东军相信他。

    功夫不负有心人,又是半个月过去后,于京终于收到了关东军参谋总部发来的电文。

    电文中的内容,就是关于关东军进攻华北的一些信息,其中涉及到许多绝密情报。

    然而,对于这份情报,于京丝毫都没有要传出去交给红党的意思。

    为此,顾秋研还和他狠吵了一次。

    可是,当时间到了十一月立冬的这一天,于京正在别墅花园里站桩时,一个叫池田敬一的日本人,突然找上1号别墅来,将一份绝密档案交给了于京。

    “玉旨将军果然不愧是玉旨将军!”

    别墅中,池田敬一见于京接过档案文件,却又随手丢在一边,便继续站桩吐气,不由无话找话的赞了一句。

    呼!

    于京吐气收功,目光淡然看向池田敬一,“刚刚你自报姓名叫池田敬一是吧?这名字,我好想听过啊!”

    “噢!”那池田敬一微微一笑,气质完全不输给于京,不,一个是不输给玉旨雄一。

    诧异间,只听池田敬一道:“玉旨将军,或许,我们这叫英雄惜英雄吧,其实,我也是因为早就听闻你的大名,所以……”

    “此次借着赶扑上海没机关之机,就是特意过来见一见玉旨将军你的。”

    “咦!”这会轮到于京诧异了,只因为他终于想起了,眼前的这个池田敬一到底是谁。

    这家伙似乎也是一个谍战剧里的日本大boss,只可惜那部剧叫什么,于京已经不记得了。

    现在见到池田敬一,他不禁想起了一些记忆,依稀记得,这个池田敬一,就是一极其简练精明的日本特务头子。

    也会是说,池田敬一的地位,其实不必玉旨雄一低。

    最关键的是,池田敬一还只有三十五六岁的样子,可见这人能力之强,绝对是要超出玉旨雄一的。

    所以于京肯定,池田敬一说什么是闻名来见,那都是骗鬼的话。

    池田敬一必定是受关东军参谋总部专门委派,前来给玉旨雄一送计划书的同时,还要把玉旨雄查个底朝天。

    换句话说,池田敬一其实早就已经潜入了哈尔滨。

    那一直躲在暗处日夜监视1号别墅,并不断排查于京一行人的神秘人,就是池田敬一。

    “呵呵!”池田敬一以为于京这个假玉旨雄一是想起了他的一些事迹,面上不无傲然的一笑,道:“玉旨将军!”

    “你不请我进屋坐坐,喝一杯茶吗?”

    “池田君,请!”没办法,原本按照于京的性格,这个时候直接打脸池田敬一,就说不认识对方什么,完全没毛病。

    可惜,为了任务,为了不引起池田敬一这个极其敏锐的家伙警惕,他不得不阿谀奉承一番了。

    还好,他本就是特工,对于向敌人暂时的阿谀奉承,非但不排斥,反而好还能轻松驾驭。

    这让池田敬一原本存有的意思怀疑,丢不自觉的减弱了许多。

    几分钟后。

    客厅中,于京和池田敬一相对而坐。

    不,应该是池田敬一跪坐在对面,而于京则是盘膝而坐,并让陈佳影在旁边帮忙倒酒,又让顾秋研给自己按摩。

    “嗯!”此刻池田敬一端起酒杯,微微品了一下,最后一口将酒喝下去,忍不住就赞道:“好酒!”

    “呵呵!自然是好酒!”于京笑道,“池田君,这可是华国有名的竹叶青,已经数百年了,一般人绝对无缘一尝它的美味。”

    “多谢玉旨将军款待了!”池田敬一先是向于京感谢,而后又岔开话题道,“玉旨将军现在似乎很喜欢华国的文化对吗?”

    “何以见得!”于京笑容不减,反问道。

    “第一,玉旨将军的谈吐,处处透着华国这片土地上的文化气息。”池田敬一道,“第二,还有你的行为动作等等,也都是华国人的习惯。”

    “最后,玉旨将军这左拥右抱的小日子,像极了华国的达官贵人或地主老财。”

    “基于以上几点,我确定将军确实是喜欢上了华国的文化,乃至是华人的生活作风等等,将军不经喜欢,还很享受。”

    随着池田敬一的讲述,顾秋研以为身份暴露了,差点就想拔枪杀人。

    还好于京阻止及时,提前一把抓住顾秋研的手,轻轻的摩挲,笑着道:“这双手,真是=修长如玉,美啊!”

    说着,目光看向池田敬一,“池田君,你说的没错,我爱上了华国的文化,爱上了华国人的达官贵人生活。”

    “不过,这些只是暂时的。”

    “暂时的?”池田敬一眼睛一眯,“难道,玉旨将军也是打算如土肥原先生所说的一样,先融入华人之中,熟悉他们的文化和习惯,再……”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于京笑道,“你说的没错,要征服一个名族,你就得熟悉他么文化,了解他们的需求。”

    “比如,华国这个国家的人,大多数皆是喜欢安于现状,不思进取……”

    “他们说是喜欢和平,不喜欢惹事,其实是懦弱,是没有战斗精神,这样的国家,注定要被帝国歼灭和奴役。”

    “池田君,若是不融入这个国家,不了解他们的文化,也许将来你某些不经意的行为,就会激起他们的防抗之心。”

    “那种情况下,你别说是征服这个国家了,而是将一头雄狮从睡梦中叫醒了过来。”

    “受教了!”池田敬一向于京微微低头一礼帽,抬头又道,“不过,我也又中间的一套原则,却是和玉旨将军不同。”

    “在我看来,对于华人,就是要杀鸡儆猴,杀到他们惧怕为止。”

    “你这样……”于京华美说出一句,就被池田敬一摆手打断了。

    “不好意思!”似乎担心于京反驳,说个没完没了,池田突然起身,一脸歉意的道,“玉旨将军,我的哈尔滨之行,任务已然完成。”

    “接下来,我会尽快赶到山海,担任梅机关机关长一职,实在是那边的情况有些紧急,我就不多留了。”

    “玉旨将军,请留步!”

    “池田君!就不能多带一两日再走?”于京装着挽留道。

    “不了!”池田一边穿上鞋子,一边摆手道,“这次多谢将军的好酒,有机会一定回请将军。”

    说完,竟是真的头也不回的就开门而出,给人一种风风火火,性子很是急切的样形象。

    等池田敬一出了房门,顾秋研不由松了一口气,而后竟是快速从于京旁边拿起档案袋,一把撕开,掏出计划书一看,顿时大惊:“这是……”

    张嘴刚说出一个字,就被于京一把捂住了的嘴唇。

    顾秋研大惊,是因为计划书是假的,那就是一张白纸。

    只不过于京没想到,经过这么久的训练,顾秋研还是如此的菜鸟。

    可仔细一想,似乎也不难怪顾秋研,因为顾秋研缺乏实战经验,在加上一直反感于京……

    总之,顾秋研经过高寒几女这么久的训练,到现在仍然还是个菜鸟,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呜!”顾秋研条反射的挣扎起来。

    “住口!”陈佳影在旁边低声喝道,“那人还在门外。”

    唰!

    一瞬间,顾秋研吓得脸色惨白。

    而这个是时候,于京已经听到门外的池田敬一就要回身,重新开门而入。

    “糟糕!”于京心下也是一抖,须知这个是时候,是要让池田敬一发现一丝异样,任务的事情,肯定有的延后完成了。

    其实,于京一早就非常的肯定,池田敬一之前给他的那份档案文件,依旧不是关东军进攻华北的计划书。

    尤其是在他想起池田敬一是谁的时候,更是百分百的断定,档案文件里的作战计划书,绝对是假的。

    也就是说,池田敬一还有着一道考验,中正等着于京。

    说白了,池田敬一就是想知道,当于京发现作战计书是假的时,会是什么表情。

    若是于京表情平淡,面色疑惑,那就是正常反应,但如果于京大怒,面带失望和不敢,那就不言而喻了。

    不过,池田敬一又担心于京太过老道,会给他来个面不改色,或是反应及时,真的给他表演出疑惑不解的神色,那可就不好再做判断了。

    所以池田敬一才会想到了这招突袭考验。

    而现在于京算到了所有,却漏掉了一个顾秋研,若是让池田敬一看到顾秋研此时的模样,加上撕开的档案袋……

    这种情况之下,池田敬就是用脚指头都能想到,于京这个玉旨雄一有问题。

    就连顾秋研这个中村美子,还有陈佳影扮演的幸田美佳,也都有问题。

    那么,什么任务都别想再完成了。

    咔!

    终于,池田敬一还是推开了房门。

    而就在池田推开房门的前一瞬,于京突然强行吻住顾秋研,一只魔抓更是在顾秋研的后腰下放肆而为。

    这让谷秋雅又羞又怒,恰好就掩盖了她刚才话声戛然而止异样。

    另一边,陈佳影也是反应及时,瞬间将那张白纸装回档案袋不说,还把档案袋被撕开的一头塞在于京的大腿下方。

    等到池田敬一看清屋中的情况时,只看到于京和顾秋研在亲密相拥,接吻。

    而陈佳影却在一旁收拾酒杯之类的,似乎于京准备离开房间。

    “嗯!”于京突然淘气头来,看向一脸愕然的池田敬一,问道,“池田君,你这是还有事情?”

    “还是说……你喜欢偷窥别的夫妻……”

    “不不不!”池田敬一不等于京说完,赶紧摇头道,“我只是突然想起,刚刚给玉旨将军的文件拿错了!”

    “那是一份假文件,真正的文件在我这里。”

    说着,池田敬一果然从腰上拿出了一个档案袋。

    “哈哈哈!”于京骤然发出笑声,随手拿起池田敬一手中档案袋,又将腿下的档案袋拿起来。

    哧!

    他以一种几极快的速度,闪电撕开那个档案袋,当看到里面的白纸时,不由怒道:“池田君!”

    换房间散发及咖啡机极快夫家婆if公婆爱国是哦偶积分派人赴哦啊讴歌安吉我就GIAuoiiagj9uiafjii 0o-ofg就贾富贵就ifoaegoreigt8tu4qoiowre IG蓉儿郭云鹏uitqu9ierugt哦而过个0哦你给他

    好房管局咔局覅卡缴费u我欧日爱就爱IT共爱卡基金安国司空见惯了看开我OAIGKIKI噢撒个【给iOS阿kg哦家婆【开哦啊欧珀啊【看易派客高颇高要投票【谁看见了【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