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谍战剧中的武道特工 > 第二百九十一章:风雪中,城外

第二百九十一章:风雪中,城外

 推荐阅读:
    街道上。

    于京和顾秋研都换了衣服,皆是毛衣加身,大衣外披,脚穿羊毛皮鞋,颈子上围着围巾。

    两人这一身衣着,全都是刚刚买来的,在卖衣店里穿上后,就没有换下来。

    此时二人的穿着打扮,让人一看就知道,他们是非富即贵的一对夫妻,只不过怎么看顾秋研都像是二奶或三奶、四奶。

    实在是顾秋研太年轻漂亮,身材又高挑完美,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九头身比例。

    这可比于京前世熟悉的那个扮演顾秋研的演员,还要完美多了。

    而于京和顾秋研比起来,分明就是一个老男人,一个油腻但又能让人一眼看出是个有钱有势的老男人。

    两人这么走在街道上,完全不搭。

    所以顾秋研想不被人误会是二奶都难。

    这不,一路上就惹来了不少带着遗憾和叹息的怪异目光。

    而顾秋研都没有发现的是,她已经从最开始的反感,到现在非但不厌恶和于京逛街的感觉,反而还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刺激。

    总而言之,越是和于京单独相处,她就越是亢奋,总觉得身体中有着无穷的活力。

    对此,早就已经不是初哥的于京,自然是能够感觉得到的,但他并没有打算和顾秋研发展什么。

    心想着,此次任务完成后,带着陈佳影几女便先去天津一趟,然后转道河南,直奔洛阳。

    届时大家各奔东西,那就什么都不用惦记了。

    只是……有的时候,缘分这东西,谁又能说得准呢?

    “喂喂!”顾秋研见于京心不在焉,不由捶了于京一下,道,“你有没有发现,好多路人看你的眼神,都带着一丝鄙夷?”

    “呵呵!那你想表达什么呢?”大概是想到要不了多久,大家都不用再见了,于京很是给面子的看向顾秋研,等待对方的表演。

    他知道,顾秋研接下来必定是一番自夸。

    相处了这么久,对于顾秋研额的脾性,他还是了解一些的。

    简单来,顾秋研这人冷静是冷静,也很聪明,但骨子里不仅傲娇,还对自己的样貌太过自信。

    “很简单啊。”顾秋研果然变着法子赞美自己,“我这么一个如同仙女一样的女人和你站在一起,你不觉得……”

    “本来就没有颜值和气质的你,无疑成为了一道污染环境的……”

    “停!”于京满脸黑线,赶紧打断顾秋研,不屑的打量起顾秋研的全身上下,“你自己看看你,这也叫仙女?”

    “你也就是身高还行,可你这曲线……对了,你知道什么叫曲线美吗?”

    说着,于京还在自己的胸、腹、臀之间,比了一个夸张的S型曲线,更是配合着一个妖艳的人鱼动作。

    事实上,还真不怪他说,顾秋研的身材高挑是高挑,但就是没有突出的曲线美。

    这不是说顾秋研没料,而是顾秋研的体型太过高挑笔直,使得她的曲线与自身的体型无法配位。

    说白了,就是她的三围还需要稍稍凸显一些,才能与她的高挑身材配位完美。

    不过顾秋研显然是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她自认自己的身材,在女人之中,已经是相当完美的了,根本不理解于京的意思。

    只以为于京是故意鸡蛋里挑骨头,同时也是嘴硬,不原赞美她一句罢了。

    当下淡然一笑,“别不承认了,反正我的美貌已经不需别人认可……”

    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有些自恋过头,顾秋研迅速改口道:“反正看着那么多人鄙视你,讨厌你,我就是高兴。”

    于京无语,心下决定,有机会就让陈佳影几女给顾秋研展示一下身段,让顾秋研见识一下什么才是好身材。

    主要是最近陈佳影几女为了不要太引人注目,宫丽和蓝胭脂时常易容成男人不说,就是陈佳影和高寒、于曼丽,也是必须束胸。

    要不然,她们整天穿着那一身忍者紧身服,魔鬼一般的身材赞露出来,不亮瞎一地狗眼才怪。

    也正是因为几女的隐藏,才让顾秋研有了骄傲的机会。

    想到这里,于京不由暗暗好笑。

    “走吧,我们回去找辆车,然后出城逛一逛,最好这几天都这样走一趟,让日本人熟悉我们每天出城的行为。”

    于京不在和顾秋研玩闹,面色不变,语气却异常严肃的说道。

    “你这是想……”顾秋研确实是个聪明人,只是有时候缺少经验,不知道该怎么去思考问题罢了。

    但见此刻她只是微微一怔后,便想明白了于京打算,轻声道:“你是想让日本人熟悉我们这几日的行程,然后渐渐忽略我们。”

    “最后……”

    “不错!”于京打断了顾秋研,“我们最终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就是无声无息发报,将情报传到华北根据地。”

    “太……”于京刚说完,顾秋研就忍不住要脱口说出什么来,却被于京及时阻止了。

    “不要多说,那双眼睛又出现了。”于京轻声说道,而后搂住顾秋研的杨柳细腰,不露声色的远去。

    其实于京这次也有些恼火了,那暗处的眼睛,简直就是如同附骨之疽,这让他心中生出了强烈的杀机。

    不仅仅是针对那双眼睛,更是针对那双眼睛背后的主使之人。

    但遗憾的是,为了不引起日本人的怀疑,他现在一点动作都不能做。

    陈佳影几女也和他一样。

    “奶奶的!肝气郁结,不吐不快,必须得尽快揪出那暗中派人盯梢老子的人。”气恼过后,于京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自控力,绝强的自控力,这是特工必备的素养。

    当下微微一笑,目光隐秘的向某个方向瞥了一眼后,便带着顾秋研,不疾不徐的回到1号别墅。

    一个庙宇中。

    此刻小原正和那神秘的岸谷先生接头。

    “岸谷先生!”小原低着头,向背对他的岸谷道,“通过这段时间的调查和监视,我还是没有发现玉旨将军有何问题。”

    “我觉得……”

    “你觉得?”岸谷的声音很冷,但见他站在神像旁边,上面掉下来一块黑布,随风飘荡,却始终能遮住他的体型和面部。

    整个人透着一股阴冷神秘之感。

    “小原,要是什么事情都可以用'觉得'来作判断,那还要你我做什么?”岸谷还是没有回头,只是声音又冷了几分,“我警告你!”

    “不要大意!”

    “关东军进攻华北的作战计划,现在已经落到了玉旨雄一的手中,若是在他的身上出现了意外,那将会死很多的人!”

    “因此越是这个关键时刻,就越是要盯住玉旨雄一。”

    “可是……”小原还想说什么,却被岸谷摆手打断。

    “我要你盯住玉旨雄一,”岸谷继续道,“是因为我们除了要防止玉旨雄一可能真的有问题外,更要预防有人会打他的主意?”

    “岸谷先生的意思是……”小原眼睛一眯,“红党可能会从玉旨将军的身上盗取作战计划书?”

    “不错!”岸谷冷声道,“因此我们必须时刻盯着玉旨雄一,不能让他脱离我们的视线。”

    “若有意外发生,不管中间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都要上报关东军参谋总部,建议改变作战计划。”

    “至少……也要让总部有个心里准备。”

    “此事关乎着整个华北战略的成败,不得不防!”

    “原来如此!”小原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但随即又像是想到什么,皱起眉头道,“不对!”

    “岸谷先生,玉旨将军的情报又不是随时放在身上,我们盯着他干嘛?不是应该盯着1号别墅,或是那些试图接近他的人吗?”

    “蠢货!”岸谷顿时大怒,“小原君,请你动一动脑子行吗?玉旨雄一如果有问题,就无需将情报放在身上。”

    “他只需记住情报,在无人主意到他的时候,悄然将情报通过电台发出去,你说,这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这……”小原听得脸色一白,无言以对。

    哼!

    却听岸谷冷哼一声,又道:“你以为,我让你安排测向车日夜在哈尔滨城中巡视,还特别在1号别墅附近留了一辆测向车,这些是用来玩的?”

    “行了,赶紧去忙吧!”

    “记住,一刻也不能让玉旨雄一逃离你的监视,还有,1号别墅也要继续监视!”

    唰!

    说完,岸谷的身影,竟然就这么凭空从神像旁边消失,犹如鬼魅。

    小原看得眼睛一瞪,石化半晌才带着惊骇的神色,快步离开了庙宇。

    下午两点。

    雪越下越大了,地上已经覆盖起厚厚的一层。

    而此刻于京却和顾秋研坐在一辆车中,由于曼丽开车,正向南门而去。

    意外的是,今日居然遇到秦德利和高彬,这两人带队在出城的关卡处巡察,神情很是认真严肃的样子。

    好些人都被两人亲自搜身过了。

    嘀!

    于曼丽按响了喇叭,不料高彬和秦德利明明已经认出了于京的这两车,却很不给面子的拦住了去路。

    二人虽然表情卑微,一脸笑容,但就是不让路。

    “该死!”于曼丽怒骂道,“这两个汉奸狗,真出息了!”

    语气中不无无奈。

    而于京身旁的顾秋研,也是一脸冷冰冷。

    “别急,我下去看看就是。”于京笑了笑,开车而出,迎向已经小跑过来的高彬和秦德利。

    “顾问官好!”秦德利和高彬齐声向于京敬礼道。

    “呵呵!”于京淡然一笑,“二位倒是尽职尽责,连我的车都查……”

    故意顿了一下,在秦德利和高彬脸色一变之际,才继续道:“连我的车都查,这样很好,我很喜欢你们这样的工作态度。”

    “嗯!我们的工作就是如此,要一视同仁,对任何人都不能大意,唯有如此,才能断绝反日份子钻空子的机会。”

    “吆喝!”秦德利惊呼一声,一副肃然起敬的样子,再次向于京敬礼,道:“顾问官,你是我见过最合格,最体恤下属的长官。”

    “秦某服了!”

    表情很到位,但鬼才知道他是不是说真心话?

    “卑贱的狗!”一边的高彬暗暗撇了撇嘴,迎向于京道:“顾问官!我这人的脾气很多人都知道,今日无论如何,都要……”

    “好!”于京一声大喝,打断了高彬,“高科长,你的态度我很喜欢,但是……”

    啪!

    于京反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当场让高彬的半张脸都肿成了馒头,疼得直咧嘴。

    “但是,我很不喜欢你的无礼!”于京冷声道,“不要辩解,因为我从你的眼中看到了厌恶,甚至还有一丝恨意。”

    “怎么,你想杀了我不成?”

    “不不不!”高彬离开疯狂摇头,似乎生怕于京趁机将他枪决了似的,急声道,“顾问官,你……你多虑了。”

    “哼!”于京知道不能将高彬怎样,故作冷哼一声,转头看向秦德利,“秦科长,麻烦你去检查一下我的车。”

    “速度点,我要出城巡察!”

    “是!”秦德利其实最不愿意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但碍于于京的命令,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检查车里和后备箱。

    这个过程,于曼丽自然是要摇下车窗玻璃,让人看到她和顾秋研。

    这是于京的计划,就是要让两女吸引高彬和秦德利的注意力。

    只因为车上还有机关,安格里面装有电台零件。

    没办法,于京只能通过几次出城,把电台一部分一部分的带出城去。

    “哎呀!”秦德利不敢太过放肆的查看,加上见车里没有其他人,后备箱也是什么都没有,就连车头也都是正常的,便陪笑起来。

    “顾问官!我其实找就知道,你的车又怎么会有问题呢?而且,我们都知道顾问官高风亮节,宽厚仁义,识大局,愿意做榜样……”

    “好了!”于京微微露出一丝笑意,“秦科长,你的,是帝国真正的朋友,好好的干!”

    说完,于京拍了拍秦德利的肩膀,转身上了车。

    等到于曼丽启动车子,快速出了城门后,秦德利才回头看向高彬,“老高,你这是何必呢?”

    “哼!”高彬冷冷哼了一声,“秦德利,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甚至是在暗暗笑话我。”

    “但我要慎重的告诉你,我就是觉得这个玉旨雄一绝对有鬼,至于是什么鬼,我一时间还没有想清楚。”

    “不过,我想也快了。”

    “只希望到时候,有些人不会感觉脸太疼!”

    “脸疼!”秦德利古怪一笑,“老高,你现在难道还没有感觉到真正的脸疼?还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