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谍战剧中的武道特工 > 第二百九十三章:冒出了个伪满厅长

第二百九十三章:冒出了个伪满厅长

 推荐阅读:
    (依旧没有修改,估计要下个月才能恢复正常更新了!)

    ……

    “想到什么就说!”于京笑着看向于曼丽,眼里除了鼓励外,还夹杂着一丝浓浓的疼惜和柔情。

    于曼丽给于京的感觉,从来都是最特别的。

    一开始,于京只是对于曼丽充满了同情,想到于曼丽原本的凄惨结局,心里就莫名感觉到一种惋惜。

    而当于京渐渐发现,随着与他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于曼丽的心里就只有他时,他的心颤抖了。

    那一刻,再联想到于曼丽在原剧情中的惨剧时,他的心里不再是惋惜,而是一种说不出的痛。

    心下顿时明白,自己在不知不觉中,也爱上了于曼丽这个悲情女子。

    之后取而代之的就是对于曼丽的各种呵护、疼惜。

    这一点,就连陈佳影和宫丽、高寒、蓝胭脂,都看得非常明白。

    当初在上海时,高寒之所能在关键时刻,毫不犹豫的冒险断后,让于曼丽先走,最终导致她自己被抓捕,就是因为知道于京的心思。

    由此可见,其实不仅仅是于京一个人在呵护于曼丽,就连陈佳影几女,也都把于曼丽当成了最应该保护的妹妹来看待。

    所谓爱屋及乌,陈佳影几女就是这个情况。

    于曼丽也正是在这种呵护和关爱下,才能从过去的阴影中,迅速走了出来。

    与于京的目光对视,于曼丽顿时甜蜜一笑,道:“我在想,那份计划书的内容虽然长了点,但我么可将内容缩短啊!”

    “这怎么能信?”本来就吃味的顾秋研怒视着于曼丽,反对起来。

    “当然能信!”于曼丽不慌不忙的道,“我么可以让宮妖精制出一份数字密码,以电文的形式发到华北根据地去。”

    “这份数字密码的数字,每一个都代表一个词,乃至是代表一句话,或是一段话,内容完全可以与原密码本为结合。”

    “我们发报时,只需告诉那边,如何翻译数字带代表的语段便可。”

    “这分数字密码内容不多,估计三十秒都用不到就能发出去。”

    “最后,我们再找机会,将情报所有的内容按照数字密码发出去,同样用时不会太长。”

    “好!”于曼丽刚说完,于京就大赞道,“真是好办法,数字代码,相当于是把1设置成我们很好,我们什么,反正就是一句话或一个词。”

    “其他奇偶数,也同样可以根据情报上的内容,设置成语段,设置不玩,就把数字两两组合,继续设置。”

    “只不过,数字密码的事情,可怕不好弄啊!”

    “我倒是觉得,”于曼丽笑道,“这对于宮妖精来说,不是什么难事,最多就是花费她几晚上的脑力而已。”

    “行吧!”于京一脸无奈的道,“所谓隔行如隔山,我们认为难的事情,也许对宫丽来说,还真就是不是什么事儿呢!”

    “嗯!”于曼丽点了头,目光则是左右上下的打量起来,最后才锁定了一个处在悬崖上的山洞,道:“我去吧东西藏起来!”

    说完,提起装有电台零件的包袱,就要施展“蜻蜓三点水”,跃上悬崖。

    这时却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又将包袱递给于京道:“我做不到踏雪无痕,还是你来吧!”

    “踏雪无痕?”于京接过包袱,很是疑惑于曼丽这话是何意。

    “哎呀!”于曼丽没好气瞪着于京,“要是我去藏放包袱,必然会留下蛛丝马迹,说不定转眼就会被敌人搜查到。”

    “这事很重要,不能马虎!”

    “要是出了任何差错,后果很严重,我们不能有丝毫的大意之心。”

    于京愕然一瞬,他突然发现,于曼丽的细心和思考问题的方向,竟然有着管家婆的潜质。

    “你担心的很有道理!”念头转动间,于京笑道,“但是你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

    “现在正下着雪,不管你留下什么痕迹,很快就会被遮掩住。”

    “哼!”于曼丽学着蓝胭脂平时的样子,傲娇道,“我当然知道这些,但你别忘了,如果是精通追踪书的人来此,你觉得……”

    “风雪能党的住对方的眼睛?”

    说着,于曼丽还指着一个方向,“呐!你看那里,是不是有一排远去的坑印?我猜那是野兽留下的脚印。”

    “的确,雪是盖住了坑印的本来样子,但不难推断得出,那是动物曾经踩踏过的地方。”

    “怎么样,你还认为下雪对于追踪高手来说,是阻碍吗?”

    啪啪啪!

    “厉害!”于京好不吝啬的竖起大拇指,赞扬了于曼丽一句,而后陡然飞身跃出。

    嗖嗖嗖!

    只见于京闪身飞出,脚下在雪地上连踩三下,留下三道浅得不能再浅的脚印后,人已跃上了八九米高的悬崖上,钻进了山洞中。

    “这……这……”顾秋研惊呆了,她何时见过如此诡异的提纵术?

    “这什么?”于曼丽好笑的看了顾秋研一眼,却是随手就丢出去一张扑克牌。

    噗哧!

    下一刻,一只被于京吓得从灌木中跑出来的大肥兔,当场就被于曼丽的扑克牌割破喉管,而仰天天的倒在雪地中不起。

    “你……你们……”顾秋研再次瞪大眼睛,张口说不出话来。

    于曼丽不理顾秋研,飞身过去捡起兔子,丢在一个显眼的地方,便又开始在一些石缝中寻找干柴。

    顾秋研怔了好半晌,突然飞快的跑过帮于曼丽寻找干柴,好几次都欲言又止,但又见于曼丽很忙的样子,只得忍了下去。

    嗖!

    这时于京一手提着一只被扭断了脑袋的獐子,一手则是抱着一捆干柴,飞身一跃而下,也不问于曼丽一句,很是默契的的就开始搭建灶台生火。

    唰唰唰!

    只见他拔出短刀,三两下就切下几块石头,搭建好灶火,又用短刀切除一个石锅,在把雪裹着放进锅里。

    接下来,生火也是熟练的完成。

    另一边,于曼丽已经将找来的干柴,与于京从山洞中拿下来的木柴放在一起。

    旁边的顾秋研向帮忙,却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于曼丽又将野兔和獐子剥皮,用雪搓洗干净后,再放到于京做的石锅里洗一次。

    而此刻于京已然做好了建议的烤架,一脚踢开石锅,就把獐子和野兔架起来烤。

    不用于京吩咐,于曼丽已经从口袋里拿出了香油之类的佐料,迅速抹在了烤肉上。

    却是在于京的调教下,蓝胭脂和于曼丽、宫丽,早已经成功的变为了吃货,三女身上随时都准备有做野味的佐料。

    其实陈佳影和高寒也是吃货,只不过两女相对要矜持一些而已。

    哐当!

    于京没事干了,拿出一个洋酒壶,拧开盖子,独自小饮起来。

    “憋着不难受吗?有什么话就快说吧!”于曼丽见顾秋研依旧还是一来欲言又止的样子,终于主动说了一句。

    “我就是想问一下,”顾秋研弱弱的道,“你们这强盗功,就是N那一跃十米的本事,我……能不能不学?”

    咳!

    于京突然一阵剧烈咳嗽,实在是被顾秋研的话搞刺激道了。

    他有有些想不明白,顾秋研堂堂一个一个苏联回来的留学生,怎么就老是说出一些然人很容易巨生气的话呢?

    其实不仅仅是于京,就连于曼丽也被顾秋研的换噎着了。

    当下强忍怒意,作弄着顾秋研道:“当然能学了,每天我们教你站桩,练习格斗,不就是学强盗功吗?”

    “我告诉你,只要你没天早中晚,都抽时间刻苦练功,保证很快就能练成强盗功,一跃十几米。”

    “太好了!”顾秋研流出一丝雀跃,面带兴奋的道,“我和你们讲,我这人从小就喜欢武功,总想着能将你们这种强盗消灭干尽……”

    “不是,我的意思是,等我学回了强盗的本事,然后就可以对付强盗了。”

    “额……”

    说完,顾秋研不禁傻眼了。

    这么一个高挑而显得高贵无比的大美人,居然露出这般反常的言行举止,却是让于京微微皱起眉头。

    直觉告诉他,顾秋研有问题。

    但问题出在哪里,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顾秋研的问题,应该出自她内心深处的个人秘密,倒也不是她会变节什么的。

    想到这里,于京便没有再过多细想。

    同样,还于曼丽却也敏锐感觉到顾秋研不正常,而且还暗暗放在了心上,打算回去和陈佳影几女说一说吗,以防万一。

    半小时后。

    烤肉熟了,三人美美的享受了一顿野味。

    时间不觉间到了五点多,天气变短了,已经开始转黑。

    此时一群满警从山丘下摸了上来,自以为没有没于京等人发现,举枪瞄准三人就喊蹲下。

    但随着一个身穿满警制服的中年人爬上山丘后,一群满警直接被各自踢了一脚,被不被大骂一通。

    直到将一群满警赶下去,中年人才整理了一下仪容,大步走向于京,躬身敬礼道:“顾问官好!”

    “我是警察厅的厅长史成龙,刚刚从天津赶回来,还请顾问官以后多多关照!”

    “史厅长?”于京眼睛微微眯起,暗忖,“这货不是谍战剧‘零下三十八度’中的那个满警厅长吗?”

    “难道,年定邦也出现了?”

    “咳!”心下念头一转即逝,于京轻咳一声,道,“史厅长,警察厅没人了吗?怎么还要你亲自去天津去做事?”

    “我看你要是在晚一段时间回来,这厅长的位置,说不定都要被葛明礼和高彬他们坐上去了。”

    “呵呵!顾问官说笑了。”史成龙以为于京是借故敲打他,不由干笑着道。

    “开玩笑?”于京玩味一笑,“史厅长,我可没有和你开玩笑的意思,不信你自己去查查,看看你原来的手下,还有多少在以前的位置?”

    “这……”史成龙脸色一变,旋即又冷静下来,躬身向于京问道,“顾问官,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和鄙人说这些?”

    “嗤!”于京笑着牙齿笑出声来,“怎么,你以为我是在挑起你们警察厅的内斗矛盾?”

    史成龙将头微微一低,不回答,算是默认了于京的话。

    “有点意思!”于京笑了笑,干脆承认道,“史厅长,你说对了,我就是要挑起你们警察厅的俄内部矛盾。”

    “为什么?”史成龙不解的看向于京。

    “因为警察厅的某些人很嚣张,认定我刚来,地位没有坐稳,想要将我赶走,甚至还有人准备暗害于我。”

    “说实话,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侮辱,对帝国来说,更是可耻。”

    “可恨啊!我和帝国都没有想到,警察厅竟然有人吃里扒外,胆敢反过来对付我这个帝国的将领。”

    “史厅长,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反击?”

    “应……应该!”史成龙很不自然的看向于京,“那不知顾问官打算怎么做?”

    “很简单!”于京道,“我认为史厅长很聪明,也很有你能力,能堪大任!”

    “因此我决定,请史厅长帮我在警察厅盯着一点,若是有什么发现,还请极是通知我。”

    “当然,若是史厅长做好了此事,便是让你坐上哈尔滨市市长之位,也不是不可能,如何,愿意帮我吗?”

    于京淡淡的凝视着史成龙。

    “额……当然愿意!”史成龙先是愣,旋即大喜道,“顾问官,既然看得起鄙人,那鄙人一定会让你满意,不过……”

    “正如你所说,我这段时间不在,葛明礼高彬之流已经展露头角,尤其是那葛明礼,背后还有哈尔滨的大富商卢启云自支持。”

    “我在想,我现在的威信恐怕已经全无了,所以……”

    “有需要的时候,随时和我说。”于京打断史了成龙道,“要枪或人,我都可以给你,前提是,你要足够忠诚。”

    “保证不会让顾问官失望!”史成龙可谓是大喜过望。

    在他看来,葛明礼和高彬这二人,放着哈尔滨日满新军参谋部的最高顾问馆不巴结,反而还去得罪,这简直就是大傻瓜。

    心下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迅速爬起,还能掌握实权的机会,

    打定主意,今后无论如何,也要跟着于京的脚步走。

    然而,他才下山进城,见到神秘人岸谷后,立即就改变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