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谍战剧中的武道特工 > 第二百九十四章:空间奖励?

第二百九十四章:空间奖励?

 推荐阅读:
    (未修改!)

    ……

    哈尔滨城外。

    雪地中。

    柴火还在燃烧着,于曼丽和顾秋研坐在柴火旁边,沉默不语,像是怕打破了这份难得的宁静。

    其实两女是见于京面露沉思之色,以为他在思考什么重大的事情,故而不敢打扰而已。

    事实上,于京根本不是在思考什么重大的事情,而是在查看脑海中的系统信息提示。

    就在刚才,史成龙离去时。

    翁!

    于京收到了系统发布的任务提示,信息是这样的。

    系统:“任务发布:1、半个月之内,将关东军进攻华北的作战计划传送到华北八路军根据地,要求必须让关东毫无察觉。”

    “任务2:查出小原背后的神秘人,并将其除掉。”

    “任务3:以红党王牌特工身份救出王一民,顺便除掉叛徒刘勃。”

    “任务4:为红党争取到年定邦,并将其夫妻成功送出哈尔滨。”

    “任务5:毒杀即将上任关东军宪兵司令部最高指挥官的东乡朝一。”

    “完成五大任务,系统将奖励宿主:水蓝空间球一枚!”

    “注:水蓝空间球,乃是宇宙中的自然生长而出的奇物,此物外表仅有米粒大小,但其内却藏有方圆两百丈空间。”

    “其空间内一切元素和结构,皆与地球有九成相似,也就是说,其内可住活人,适合于万物生长,而且壁障坚不可催……”

    “另外,系统奖励的水蓝空间球,是唯一的一颗经过地球后世五万年后一科学怪人改制,造出了空间出入口的空间球。”

    “故而此空间球具有三大特性,即随心进出、随心藏放体内任何部位、随心存放任何可容纳的物体,包括死物和活物。”

    “特别提示:水蓝空间球在后世五万年后,也仅仅是发现了三颗。”

    “而且,系统奖励的这颗水蓝空间求,除了那位科学怪人之外,实际上并无他人知晓。”

    “至于其余的两颗水蓝空间球,最初一颗在M国,一颗在华国,但后来为了避免发生世界大战,两国只得将之捐献给国际联盟博物馆……”

    看完信息,以于京的心性,也是发愣了许久才回过神来,震惊之余,不由暗暗狂喜。

    空间球啊,简单来说,就是一个缩小版的生物空间,还是被一位科学怪人研制出了出入之门,可以自由出入其内的空间。

    并且还能随心藏放在体内,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真灵纳戒。

    而于京想到的是,有了水蓝空间球,他和陈佳影几女的隐居之地,就算是有着落了。

    最关键的一点,有了水蓝空间球,就相当于是给他和陈佳影几女的生命,增加了一道护城河。

    不过于京似乎高兴的太早了。

    却是系统这时又发出提示,说什么系统给水蓝空间增加了一道壁障,必须抱丹境武者才能打开。

    这可就无奈了,要知道最近于京可是每天坚持修练的,各种拳法和桩功、练气秘诀等等,他都没少修炼,但就是无法突破道抱丹境。

    没办法,沉淀不够,又缺少一个突破的契机,于京每天就只能坚持不断的感悟,积累。

    “你想什么这么入神?”此时顾秋研见于京久久不说话,终于忍不住走到于京身旁,开口问道。

    “没什么?”于京摇了摇头,转身看向顾秋研和于曼丽,“今天的侦查行动到此为止,我们回城!”

    说着,便带头向山下而去。

    其实现在于京想的问题是,系统发布的任务中,要他救出王一民,并且还要除掉叛徒刘勃。

    也就是说,现在刘勃可能已经叛变,而王一民具体是怎么被捕的,暂时还不得而知。

    但于京猜测,多半也是与刘勃的叛变有关。

    思忖中,三人上了车,依旧由于曼丽驾驶。

    一路无话,半小时不到就回到了城中1号别墅。

    刚进入大厅,就见陈佳影几女已经等候多时,这没有出乎于京的预料。

    他肯定,陈佳影必定是得到了王一民被捕的消息。

    “29号要见你!”陈佳影开门见山向于京道,“晚上八点,也就是一个多小时后,在德景酒店接头。”

    “德景酒店?”于京微微一怔,继而笑道,“你的主意吧?是想和我扮演偷晴的……”

    “就你话多!”陈佳影打断于京道,“赶紧去洗澡换衣服,你怕是不知道,这次是……算了,到德景酒店再说吧。”

    于京点了点头,没有追问什么,转身便去了洗澡间。

    晚上八点半。

    于京和陈佳影穿着便装,故作鬼鬼祟祟的在德景酒店开了个房间。

    实际上,在两人所开房间的隔壁,29号和关静娴已经在等候着,

    又是十分钟后。

    嗖!嗖!

    于京和陈佳影直接从窗户,通过外墙,翻进了隔壁的房间。

    “铁铲同志,雨花石同志!”29号仍然蒙着围巾,声音中带着如释重负的意味,迎向翻窗而入的于京和陈佳影。

    “到底除了什么事?”于京和29 号握了一下手,故作疑惑不知的开口问道。

    “出大事了!”关静娴急声替29号回答道,“王一民在学校里上课的时候,突然闯进去了大批的关东军和满警……”

    “当时还有几个学生被抓捕……为了保住那几个学生,王一民没有反抗,只是没有承认他是刺杀中村次郎的刺客。”

    “但是,我们怀疑有叛徒,是叛徒出卖了他。”

    “要真是这样的话,他的身份很快就会被查出来,结局就只有一死了。”

    “我的意识是,要问问你,有没有办法从警察厅,直接将王一民强行就出来,你放心,我们有人在外面接应……”

    “好了!”29号听不下去了,呵斥这关静娴道,“我知道很着急,但你首先要记住,极是一个革命党员。”

    “还强行救人呢,难道王一民的命是命,铁铲同志的命就不是命?可以专门用来牺牲?”

    “我……我……”关静娴也知道自己刚才真的是急昏了头,一时间被呵斥得活不出话来。

    “呵呵!”于京笑了笑,道,“无碍!可以理解。不过,我想问的是,你们可知道谁最有可能是叛徒?”

    “暂时还不知道。”关静娴冷静了下来,回道,“王一民被捕的太快了,我们根本不来不及做出调查。”

    “只能尽量转移一些联络站,还同志一些同志暂时离开各自的岗位……”

    于京抬手阻止了关静娴继续说下去,面色严肃的道:“我记得,以前和你们说过,要注意一下刘勃,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对他进行防范?”

    “这……”关静娴愣一愣,道,“刘勃经受住了敌人的严刑拷打,这已经说明他的毅力是坚强的,信仰也是无比坚定的不是吗?”

    “当时她被放出来,虽然是敌人放长线钓大鱼的阴谋,但自从那些监视和跟踪她的人,被我和王一民解决了后,他已经安全了啊。”

    闻言,于京气得不行。

    另一边,29号眉头一皱,“关静娴同志,铁铲同志对你们的提醒,为何没有及时上报?”

    “那根本没有按摩好上报的!”关静娴正位王一民的生死担忧着,这下突然被莫名其妙的呵斥,便怒声道,“刘勃,一个刚从地狱走出来的人。”

    “我们对他的甄别过,已经证明他确实没有背叛。”

    “对于这样的同志,若是不给与关心就罢了,反而还对他防范,以一个荒谬的理由怀疑他,我认为这是错误的!”

    于京无语了。

    “荒谬的理由?”29号再次皱起眉头,“什么意思?”

    “还能是什么意思?”关静娴冷笑先看了于京一眼,然后才向29号道,“铁铲同志说,刘勃能受得了敌人的酷刑,是因为……”

    “是因为他爱我,并非是凭借毅力坚持,也不是其信仰有多么的坚定,所以让我们防范这刘勃,这不是荒谬是什么?”

    嘭!

    29号一拍桌子,面色难看向于京道:“铁铲同志,你说的很对,刘勃极有可能已经叛变,不,叛徒就是他无疑了。”

    “怎么可能?”关静娴难以置信的望着29号。

    “不可能?”28号冷声道,“关静娴,告诉你吧,其实我们已经展开了前面排查,发现刘勃的问题最大。”

    “你恐怕还不知道,就在半个月前,他偷偷的从你给他安排的住处溜了出去,上街也不知是买什么,最后……”

    “最后怎么了?”关静娴追问。

    “怎么了?”29号严厉的道,“他从我们同志的眼里消失了,失踪了整整一个下午才出现。”

    “你们监视他?”关静娴皱眉问道,语气中带着不理解。

    “不应该吗?”29号反问,“你的难道不知道,那种情况下,对他的监视,其实也是变相的保护他?”

    “当然,我不否认,监视他的最要目的,就是我们还不能百分百确定他是没有问题的。”

    “可惜,你没有将铁铲同志的警告上报,否则,半个月前,我就能判断得出,他一定又被抓捕了。”

    唰!

    关静娴一下子站起身来,脸色变得一阵苍白,此时她终于隐隐的感觉到,自己可能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原本她对刘勃那么放心,其实也是因为感觉到了刘勃对她的爱很深,心里下意识的认为,一个深爱她的男人,至少是不会害她的。

    而且作为一个女人,一个善良的女人,一般对爱自己的男人,都是不忍心伤害的。

    关静娴就是这种情况。

    也就是说,是刘勃那处处表露在外的爱,影响了她的判断,让她失去了正常的思考。

    不得不说,关静娴在地下工作上,专以个人能力而言,虽然还可以,但要论情感控制,她绝对是最差的。

    简直就与一个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你如何能肯定,”关静娴依旧不死心,望着29号问道,“刘勃在那短短的一两个小时中,又被捕了?”

    “哼!”29号来冷哼一声,“铁铲同志都知道刘勃能和坚持下来,是因为爱你,日本人岂会没有可能知道?”

    “否则,日本人凭什么那么自信,把他刘勃放了,作为诱饵?”

    “归根到底,是因为日本人知道,刘勃的意志并内有那么难以摧毁,更知道他的信仰……”

    “不,刘勃没有信仰可言,这一点,敌人必然是知道的。”

    “所以对于刘勃这个诱饵,哪怕是因为你和王一民的干扰而消失了几天,他们也不会放弃。”

    “这才有了刘勃刚一现身,就被秘密抓捕的事情发生。”

    “那又怎样?”关静娴难以接受刘勃的叛变,提出疑问道,“就算刘勃再次被捕,你们又凭什么认为他会叛变?”

    “呵呵!”陈佳影看不下去了,淡然一笑,“关静娴同志,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刘勃因为你而熬过了酷刑,同样也会因为你而叛变。”

    “再次被捕后,日本人审讯时,必然是各种鬼诡诈的套话,要逃出他爱的人是谁并不难。”

    “只要这个突破口一开,刘勃势必瞬间崩溃。”

    嘭!

    关静娴重重的坐回座椅上,脸色惨白,口中喃喃自语,“是我害了一民,是我害了他……”

    “关静娴同志!”于京皱眉道,“现在不是指责的时候,你应该振作起来!”

    “我得提醒你,刘勃对你的爱,其实早就变质,已经到了一种势在必得的地步,在他心里,你是他的私有物。”

    “为了你,他可以不顾一切,可以让任何人死,包括你的亲人朋友。”

    “总之,他认为只有能得到你,什么可以牺牲,什么都可以消失。”

    “如此的话,”陈佳影道,“凡是刘勃可能知道的联络点和人,都必须得得尽快转移,否则他要是发起风来,势必全部招供出去。”

    “唉!”闻言,29号深叹一声道,“不出意外的话,我肯定也已经暴露了。”

    “否则,刘勃不会这个时候出卖王一民才是。”

    “那到不一定。”于京笑道,“我猜,王一民和关静娴同志,一定是彼此相爱了吧?”

    “而且,很不巧,刘勃知道你们的事情,看着你们每天眉来眼去,他的心在滴血,在疯狂的吼叫。”

    “这才是促使他这么快就出卖了王一民的原因,所以我猜测,29号一个还没有被出卖,但也不能大意。”

    “这样吧,今晚我去警察厅的大牢里走一朝,看看能不能在救出王一民的同时,顺便把刘勃给除掉。”

    “在此之前,29号要做的事情只有两个,一是让人在你潜伏的单位打探情况,看看你有没有暴露。”

    “第二,就是等,耐新的等!”

    “好!”29号道,“我完全接受铁铲同志的建议,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还有,我要补充一句,为防万一,关静娴同志也是万万不能不能再露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