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谍战剧中的武道特工 > 第二百九十八章:拿错药酒了

第二百九十八章:拿错药酒了

 推荐阅读:
    (没修改!)

    ……

    景德酒店附近的一家旅馆中。

    此时王一民已经陷入昏迷,但整个人还是满头汗水,四肢无意识的扭动,抓痒、呻吟,显示着他在昏迷中也是非常的痛苦。

    不过,他身上已经扎满了数十根金针,痛苦正在逐步的缓解。

    先显然是于京施展了解毒针,在给他解毒。

    而于此时京同样也没有闲着,汗水淋漓中,正在全神贯注的施展子午解毒针,为自己针灸。

    但不是在为自己解毒,而是在做试验……

    正如秦德利所料,于京和王一民都中毒了。

    只不过秦德利算漏了一点,那就是于京一开始就认出了腐骨丸这种剧毒,并且知道不下三种以上的解毒之法。

    当然,用子午解毒针针来解毒,是见效最快的一种。

    说起来,在于京和王一民无声无息的潜出警察厅时,两人刚在大街上小跑了几分钟,于京体内的毒性就最先发着了。

    主要是当时进入牢房时,于京离腐骨丸最近。

    须知腐骨丸遇酒之后,便会立即气化,变为一种无色无味的毒气。

    当时于京触碰到机关之际,被秦德利用来装入腐骨丸和白酒的玻璃瓶盖子掉了下来,毒气从中冲出,于京不可避免的就吸进了呼吸道。

    好在于京体质特殊,虽然吸入了大量的腐骨丸毒气,发作时并没有秦德利说的那么痛苦。

    非但如此,于京还能带着仅仅吸入一丝毒气、却在毒性发作后比他痛苦十倍的王一民迅速离开。

    其实不过就是一个手刀的事情,直接把王一民打晕便可。

    这些,都是于京之前在牢房中就已经算准并计划好了的。

    他甚至还计划了第二条路,就是可以一边施针为自己缓解毒性,一边轻松的带着王一民逃离。

    可以说,是丝毫都不惧腐骨丸这种毒药。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有闲功夫,在发现自己中秦德利的算计后,又反过来算计了对方一把。

    此刻,于京体内的毒性发作,之所以会如此强烈,其实是于京在做一种试验。

    没错,就是做试验!

    用自己的而身体做实验。

    而非解毒!

    事实上,就在刚才回来的路上,他已经潜入进了一家药店,留下些许钱财后,拿走了十几种具有强烈毒性的草药和毒虫。

    这样做的目的,是因为系统曾经奖励的先秦古毒术中,有一种神奇的抗毒体质,名为“绝毒体”。

    是一种可以通过服食“古毒术”配制的毒药,进而逐渐形成的体质。

    绝毒体,顾名思义,就是可以隔绝一切毒物入侵的意思。

    于京自然想要成为绝毒体,因此他其实早就开始在自己身上做试验了。

    从一开始的服食草药,配制各种增强体质的汤剂、药丸等等,看似在为炼体做准备,为陈佳影几女提供一些辅助修炼。

    可到了后面,于京服食的许多药剂,其实都是带有抗毒性的。

    要想增强抗毒性,就得适当的服食有毒的药物,这个需要非常强的药学知识来支撑,如此才能准确的让身体适应各种毒物性能。

    不得不说,神医传承中得来的经验,让于京的试验非常成功,至少他的身体就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

    只不过,有许多毒性强烈的药材,他一直没有找到,绝毒体之事,才搁浅了下来。

    但现在腐骨丸让他看到了希望,他有信息利用腐骨丸中含有的几种奇毒,让自己的体质具有极强的抗毒性。

    这绝毒体若是蜕变成功了,再配上一种如催化剂一样的奇异药丸,他的血液就会在某种情况下,变成可解百毒的宝血。

    除此之外,自身的抗毒性,更是强到可以抵御诸多病毒的地步。

    这样的体质,已经可真正的称之为百毒不侵了。

    只是这件事无论成功与否,若是不想成为小白鼠,都注定于京会将之永远埋藏在心里。

    旅馆中。

    直一个多小时后。

    于京的试验才终于成功。

    但他却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绝毒体的厉害。

    当他服食了七八种剧毒之物,刺激到体内的腐骨丸的毒素,与多种毒物在体内重新组合,融入躯体组织……

    又在子午解毒针的控制下,不时的泄毒、扩毒、引毒、融毒,体质渐渐蜕变成绝毒体后,惊奇的事情发生了。

    咔嚓咔嚓!

    房间里,只见他下意识的修炼起了五禽戏,浑身立时传出一阵爆响。

    这是筋骨被强力拉伸和淬炼发出的声音,但着其中的玄妙之处,绝不仅仅是筋骨变强。

    唯有于京知道,此刻他的五脏六腑都在发生蜕变,牙齿和头发更是直接脱落,然后又快速生出。

    这还不止,就连肌肉线条变得异常的匀称、坚韧……

    如此诡异的脱变现象,除了是绝毒体带来的好处外,五禽戏也是居功至伟。

    于京能够感觉到,现如今的他,已经可以价格五禽戏打的出神入化,达到了大道至简的地步。

    也就是把复杂简单化,可以做到随手拈来。

    换句话说,绝毒体竟然推动了于京的五禽戏,让他直接突破到了一个高深的境界,估计就是华佗在世,都要望尘莫及。

    五禽戏达到这样的境界后,别人或许以为只是体质得到了提升,可于京却感觉到,好处大了去了。

    不说其他的,就说只要他稍稍打出一招五禽戏的动作后,肺部立即就会蠕动加速,吐出痰液这一点而言,就已经是妙不可言了。

    须知这是他平时吸烟,对肺部造成了一定的损害,而五禽戏居然能让他的肺部迅速修复,并排除黑色的痰液。

    毫无疑问,五禽戏在于京的身上,已然成了一个能修机体复损伤、养生、祛毒、健体等多功能并成的锻体操。

    有了五禽戏,他能立即察觉机体内外的好坏,能够及时将机体的损伤修复,能够保持最佳的状态等等。

    如此一来,就是想不长生都难。

    淡然,长生,不等于不死!

    但以后于京能或多久,估计没有人能预测,说不定能像传说中的彭祖一样,活个八百多岁,乃至更久也不一定。

    要知道,他可是还有“阴阳锻体舞”没有领悟到真正的精髓呢,谁知道,那做最终的奥义,又是这样的玄妙?

    凌晨五点。

    于京洗了个澡,修剪掉长得过长的头发和胡须、指甲等,顾不得欣赏自己蜕变后的完美身材,便又易容成了一个文弱男子。

    等他穿上衣服,走出洗澡间时,王一民已经从昏迷中醒来,其体内的毒也已彻底清除,完好如初。

    就连身上的外伤,在于京的治疗下,也已经开始结疤,没有半点感染发高烧的现象。

    “我现在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王一民看向于京,面现担忧的道,“卢启运老爷子一家,很可能会遭到日本人的武力逼迫。”

    由于于京易容成了之前的模样,王一民自然看不出他身上要什么变化。

    “武力逼迫?”于京微微一愣,继而明白过来,道,“你是说日本人想让卢启运担任哈尔滨商会会长之事吧?”

    “不错!”王一民道,“这件事还是当初中村次郎决定下来的,得到过日满新军参谋总部的认可。”

    “所以这件事你不能插手,否则就是自暴身份,得不偿失!”

    “你说的有道理!”于京点了点头,又沉吟着道,“卢启运陆老爷子这个人,我倒是听说过,也了解过。”

    “总之,这位老爷子很不喜欢小鬼子,是个难得爱国商人,但是脾气也犟,不可能和日本人虚与蛇委。”

    “我看不如动员他,让陆家全部离开哈尔滨,直接去大后方好了。”

    “我相信,这样的人只要不死,到哪里都能赶出一番大事来,说不定以后还能对国家经济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当然,即便是他什么也做不了,我们也要把人安全送走,要让其他爱国志士知道,组织上对待每一个爱国之人,都不会放弃!”

    “说的好!”王一民面上露出了笑意,“明日我就去与29号见面,汇报陆老爷子的情况。”

    “老王!”于京提醒道,“从现在开始,一中你肯定是不能回了,而且走到那里都得处处小心,最好是精研一下伪装术和易容术。”

    说完,于京抛给王一民一踏钞票,脚下一闪,人开门而出。

    回到景德酒店。

    于京没有惊醒沉睡的陈佳影,而是又钻进洗澡间,大洗一番后,才换上睡衣,悄然爬上了床。

    不曾想,刚一躺下,陈佳影就翻身钻进了他的怀中,显然是早就已经醒来。

    “王一民没事吧?”陈佳影整个人都扑在于京身上,轻声问道。

    “没事!”于京抚着陈佳影的的秀发,“只是收了些外伤而已……”

    他把整个救人的过程都说了一遍,却没有多提绝毒体之事。

    “人救出来便好!”陈佳影陈佳影微微吸气,诧异道,“奇怪,我怎么个感觉你身上总有一股好闻的气味?”

    “说什么傻话?”于京以为陈佳影是说他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没好气的道,“你觉得我真的是色中恶魔吗?”

    “不是吗?”陈佳影微微扭动了身躯,一对星眸定定的盯着于京。

    “那个……”于京知道陈佳影对他后面又招惹蓝胭脂几女,其实还是有些怨言的,愧疚之下,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行了,看你一脸愧疚的!”陈佳影终究还是心软了,认真的道,“我刚才不是说你在外面招惹女人。”

    “我是说,你身上的气味,似乎比以前好闻了,而且,你的身体明显发生了变化。”

    “我去!”于京有误会了,开口道,“你这么诱惑我,我能没有变化吗?”

    “你……你这死人!”陈佳影万种风情的翻了白眼,“老是想些斜的歪的,我是说你的体型发生了变化。”

    说着,陈佳影用手你捏了捏于京的手膀子,继续道:“这肌肉,明显更加有弹性了,难道是……”

    “你突破到抱丹境了?”

    “你说这个啊?”于京尴尬一笑,回道,“抱丹境,绝不是这么容易就能突破的,感觉还需要有个契机。”

    “我猜想,竹内小吉就是如此。”

    “只不过,我感觉那老鬼子应该快要突破了,所以等完成了哈尔滨的任务,我们必须的尽快离开。”

    “一是尽快突破到抱丹境,不能让竹内小吉甩在后面太远,二是为防万一,暂时先避开即将突破后的竹内小吉一点。”

    陈佳影微微点头,表示认同于京的想法,却是说道:“说到任务,你不是要还要寻找一个国党老牌特工吗?”

    “可是又消息了?”

    “消息没有,不过……”于京露出了一个胸有成竹的笑容,“有一个人,必然会帮我找到那位国党老牌特工。”

    “谁?”好奇看向于京之余,陈佳影又扭动了下柔软无骨的身躯,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

    “史成龙!”于京简单说出了一个名字,便坏笑着转移话题道,“我觉得,砸门还是不要谈其他的了,应该珍惜今晚的好时光才是!”

    话毕,一个翻身……

    “啊等等,天快亮……你!”陈佳影脸色一慌,想要逃离。

    可惜,于京又不是什么初哥,怎么会相信她假装矜持的神情变化?

    ……

    次日。

    直到于京和陈佳影离开酒店,打车离开后,监视了一整晚的史成龙才拉拢窗帘,疑惑的向郭三道:“郭三!”

    “你确定,昨晚给玉旨将军送去药酒,是我叫你拿的那瓶虎骨酒?”

    “对啊!”郭三肯定的道,“就是那瓶虎骨酒,在说了,你就一个藏酒的地方,我知道的恨清楚,绝对没错。”

    “那就奇怪了!”史成龙道,“我那虎骨酒,可是家了料的,一般夫妻男女喝了,一晚上下来,至少也睡上一天才能醒来。”

    “而且,三五天之内,女方精力大旺,男方则是变得力不从心。”

    “以往但凡是喝过我那药酒的人,最后都只能回来找我求药,因为那药酒是有瘾的。”

    “但是,刚刚我看了走到楼下的玉旨将军和中村少佐,明显都精神焕发,毫无半点……”

    “不对,要说没有异样,也不正确,玉旨将军和中村少佐,都非常精神,尤其身玉旨将军,我分明看到他走路铿锵有力,绝不是……”

    “绝不是什么?”郭三大事=是不解,疑惑的望着史成龙。

    “不好!”史成龙似乎想到什么,转身瞪着郭三怒声道,“郭三,你他妈的拿错药酒了,你把我的宝贝送给了玉旨雄一。”

    “混账!我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