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 > 第三十三章 动乱的前奏(下)

第三十三章 动乱的前奏(下)

 推荐阅读:
    这一切的一切,发生的实在太突然了。

    天启皇帝逝去的太快,让所有人一点准备的都没有!

    哪怕是经历过无数艰难险阻,才爬到现在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九千岁魏忠贤,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半搀扶的皇帝,从活人变成尸体后,一时间,也楞在了那里,半响说不出话来。

    “啊!”

    直到数分钟之后,薄纱下的奉圣夫人客巴巴面惶恐发出了一声尖细至极尖叫,才让大殿里的所有人回过神来。

    “都咱家给闭嘴!”

    魏忠贤一声厉喝,阴冷的声音瞬间让整个大殿安静了下来,所有咸阳宫的太监侍女,都颤颤巍巍的注视着这个权势滔天,能够决定他们命运的大太监。

    只见魏忠贤的面色很快从震惊恢复了平静,他一边将天启的尸体缓慢的放在面前的床椅软塌上,一边大声的命令着周围的亲信太监。

    “传咱家口令,命大内禁军封锁皇城。”

    “东厂、锦衣卫,监控内外城,如发现异乱者,立斩不赦!”

    “让四万武阉净军从南海子立刻出发,返回京师城郊!”

    ······

    如果放在一个平凡的无超凡世界,以魏忠贤这种地位的帝王近侍,在帝王逝去之后的第一时间,肯定是封锁消息,在能够保证自身利益的情况下,低调的找来其他国事大臣,商议如何能将帝王去世的政治影响降低。

    但在这个超凡世界,天启皇帝一去世,便导致缠绕在大明国运之柱上真龙法相立刻崩溃的异象,是根本隐瞒不了这京师之中,各方懂得“望气术”之类术法的“有心人”。

    所以,九千岁魏忠贤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低调!

    他直接下达的命令,把控住北平城中的各个暴力部门,并且外调他亲自组建的武阉净军部队来到京师的城外。

    然后,魏忠贤从天启皇帝自己搭建的机关密阁,取出当初皇帝发现自己身体有碍时,便提前准备好的后手,也就是传位诏书,前往宗人府。

    在这个超凡显现于世的世界之中,大明皇家的传位诏书可不只一份,还有一份放在代表皇族最强武力的宗人府中保管,只有两份内的皇室灵纹一致,这传位诏书才有合法性。

    对于那些文官、士大夫来说,魏忠贤是奸宦,他是弄臣。

    但对于整个皇族来说,能整顿各地皇庄、皇店,重开茶税、矿税,让整个皇族的俸禄足额发放,甚至大幅度增加的魏忠贤,可是一条忠心不二的好狗!

    只要魏忠贤保证手中的诏书没有改动,那么那些不闻国事的宗室皇族老祖,必然是信任他这个能干的家仆,多过于那些外臣的。

    而如果宗人府中的那些皇族老祖,印证了魏忠贤手中的圣旨,那么他对接下来的一切都将掌握有主动权。

    毕竟天启皇帝生前,对魏忠贤是真的非常信任和宠幸,那份传位诏书就是天启皇帝当时当着魏忠贤的面书写的,其中的内容本就有许多保证他利益的内容,只要能够正常按照旨意执行,他未来的权势,相对而言还是很有保障的。

    在事情不可调和的时候,魏忠贤甚至能在宗室老祖们的支持下,直接调武阉净军入城,用压倒性的武力镇压一切不服!

    可以说,虽然事发突然,但魏忠贤仍然本能般的将一切都考虑了进去。

    如果真的按照他想法执行,那么接下来新皇登基的流程必将如他所愿般顺风顺水,没有任何波折!

    但,在这个林平之还没有大幅度扇动自己的蝴蝶翅膀的时间段里,历史暂时是没有如果的!

    就在九千岁魏忠贤前去宗人府的路途中,本时空历史上明末发生的三大不解之谜之一,如期发生了。

    “老祖,老祖不见了!”

    “二祖消失了!”

    “三祖也不见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诸位老祖为何踪迹全无?”

    此时的宗人府内,大明皇族中放弃贵爵继承权,选择修行的后辈子弟们惊慌声一片。

    国运龙柱上真龙法相的崩溃,他们作为有着皇族血脉的修行者,几乎都心有所感。

    其中的一些没有走内力武道,而是真正用灵气修行的低阶练气士,更是第一时间通过望气术或者动用法眼向紫禁皇城的上空望去,瞬间面色大变,万分慌忙的联系各房各脉的宗室老祖。

    但,从他们现在发出的惊呼声就能听得出,那些大明皇室仗之真正镇压神州浩土,几乎拥有着单人破军实力,或是武道先天、或是凝神筑脉境界的强大宗室老祖们,在这个皇权即将更替的关键点,全部莫名的消失一空!

    开国至今,从未遇到这种诡异情况的宗人府内混乱一片,等到皇室老祖之下,几个一流巅峰境界的德高望重宗室宿老站出来初步稳定大局时,皇室老祖们异常失踪的情报,已经外流了出去,摆在了京城之内的所有“有心人”的案头。

    而接下来,等到魏忠贤带着手下的大宦官们,手持着天启皇帝的传位诏书,抵达宗人府时,皇帝驾崩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京师的上层。

    刹那间,整个京师的局势波澜暗藏,一触即发。

    几乎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谁站出来,当第一个出头鸟······

    ————————————————————————————

    “陛下,陛下怎么就去了?”

    “唉!”

    礼部右侍郎李标府上,东林一脉的京师官员被紧急的召唤至此,从李标口中确认天启驾崩的消息后,无不面色悲苦。

    不管以后的“东林后继”如何渣渣,现在这最初几代的东林官员们,确实是这个时间段内文官中的一股清流,在他们的身上,“忠君”、“爱民”等形容词,还不是后来崇祯年间党争时的假大空。

    这些初期的东林官员身上,大多都有一些理想主义者特有的色彩,就像现在,他们间的大多数人,是真的在为自己的君父英年早逝而悲伤。

    “各位大人,吾皇宾天,实乃阉党所害。”

    一个身穿着五品官袍的中年官员,带着一身和周围东林官员格格不入的气质,从李标右下手方向的椅子上站了起来,语气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当务之急,是请各位动用那件后手!”

    “联通我等一起,诛杀阉党奸人!”

    见到面前的官员神色平静,没有丝毫对君父去世而的悲伤,在场的东林官员无不面带恼怒,但在听到他说“那件后手”时,除了高座在最上首的东林元老李标之外,无不面色剧震。

    “你怎么知道?”

    “对,尔等楚党怎么知道我们东林的后手!”

    面对着东林官员们的质问,那位五品中年官员冷笑一声,不顾身旁李标有些黯然的脸色,直接说道。

    “不仅仅吾等楚党知道,浙党、湘党······谁不知道?”

    “你等东林虽然拥有的文气之辈最多,但我等也不是没有会动用文气的真儒!”

    “前朝文丞相的正气歌原本,在被你们得到之时,吾等的真儒,就已经感知到那巨大的浩然正气······”

    他口中的“真儒”,便是可以动用自身文华之气,喝破鬼魅的儒家门徒。

    如果是“真儒”的同时,还是官员,那么便可通过文华之气加持官印里的官气,牵引成百上千倍的国运龙气降临,镇压真正的超凡妖邪。

    在前朝文曲星崩溃之前,文华之气还能在获得文曲星力的加持后,升格为更加强大的文道力量,而那些力量中最出名的一种,便是后世留名的浩然正气。

    “正气歌”的原本便是一件著名的浩然正气文宝,是前宋末代大儒文天祥所留,在这个堪称文道荒漠的时代,一件浩然正气文宝的出世,在真儒眼中就像黑夜里忽然出现了一颗小太阳一般刺眼,哪怕是隔着老远,也能清晰感知。

    东林一脉当时从一座古代儒林的暗格中,发现那件文宝之时,因为事出突然,根本没有来得及隐藏,被周边地域的其他文脉真儒感知到并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