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国盛世 江南水患
作者: 将军秦艽更新时间:2019-12-03 11:12:24章节字数:6659
    “那爱卿明日便可出发。”城南就算有再多的不舍,也只能让沐然前去,江南水患可不能耽误。

    “是,那臣先回去准备明日行李。”沐然告辞城南。

    “等等。”

    沐然听到城南喊他,停住脚步回头看向城南。

    “明日前去江南小心一点,如有需要,一定要告诉我,遇到什么问题切不可单独行动,听到了没有?”城南神情特别严肃的对沐然说到。

    “噗。”沐然一下子就笑了出来。

    “好咯,皇上,我又不是什么小孩子了。”

    沐然看着城南这么严肃,轻咳一声,朝城南行作揖礼。

    “臣必定遵守皇命。”

    翌日。

    “爱卿此次前去,定要遵守昨日我说的话。”城南再三嘱咐。就怕沐然不听话,单独行动。

    “是,臣必定遵守。”沐然知道城南心中所想,也不敢再让他担心了。

    “走吧!”城南别过头,不忍在看他。

    “嗯。”沐然转身上了马车,带着救灾物质前往江南。

    三日后。

    目之拉开沐然的车帘,对着里面闭目养神的沐然说到“过了前面那两座山就是江南地带了,王爷要不想让军队休息会儿?”

    沐然把头伸出窗外,看了眼天,没有下雨“嗯,传令下去,原地休息。”

    沐然下车和士兵们一起吃干粮,突然听到一声马叫,目之以为是土匪,连忙护住沐然,坐下的士兵,马上扔下手中的食物,举起了兵器。

    “吁……吁吁”一人身穿黑衣,独自一人骑了一匹黑马。

    带沐然看清来人惊呼“七子!你来干嘛?”

    七子下马向沐然行礼“皇上命属下前来保护王爷此行江南安全。”

    “你来陪我,那皇上呢?”沐然不爽的问到。

    “皇上有文亡。”七子恭恭敬敬的回答。

    文亡自从被司主弄残就一直呆在城南身边,虽然没有以前厉害了,但也不能小觑。

    沐然知道,七子没有皇上命令是不可能离开沐然,你只能让他跟着。

    “吃点东西吧。”沐然把干粮替给七子。

    七子拿过来就狠狠的咬了一口,他连夜赶路,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

    “慢点吃,那里还有。目之把水给他。”沐然看着七子这样就知道他几天没吃东西了,这群暗卫做事能力极强,只要皇帝安排,没有完不成的事。如若不能完成,全体以命谢罪。

    “轰隆隆……轰隆隆…………”天上打着打雷,看来又是一场大雨。

    夜晚,持续一个月的大雨,又不期而遇的落了下来。

    “王爷,前面就是江南了。”目之在大雨里朝沐然大喊。

    因为大雨,沐然决定连夜启程,争取天亮赶到水患最严重的地方。

    “好,传令下去,让将士们好好看清脚下的路,别摔着了。”沐然朝雨中的目之大喊。

    一抹夕阳照射了下来,江南本应该美如花的地方,到处横尸遍野,家园丧失,惨绝人寰,一阵阵哭声传到沐然耳里。

    这就是民间之疾苦,灾患之无情。

    “参见摄政王。”县长带着人来县口接沐然。

    沐然看着这满身污泥的县长,满意的点点头。

    “此次水患,为此县受灾情况最严重,本王从今天开始入住本县,直至灾情控制。”沐然看着满身污泥的县长,悠悠的说到。

    县长不敢直视沐然眼睛,暗自擦了把汗“王爷前来,实属本县之辛,本县地处偏僻,如有招待不周,还请王爷多多原谅。”

    “嗯,带本王去大坝吧。”沐然不与县长多扯,他只想快点解决回宫。

    “是。”

    县长带着沐然前去大坝看受灾情况。昨夜大雨,大坝承受不起重压,彻底垮了。

    沿岸居民虽然早已撤走,可这大水比预料的大的多,还是淹死了不少人。水面上到处都有还来不及打捞的尸体,散发着一阵阵恶臭。

    “县长,你们县中因本次水患死亡人数有多少,受灾人数又是多少?”

    “回王爷,一共大约一万一千人死于水灾,三万五千人因水灾受损。”

    “嗯,回去吧。”沐然不想看到这全是尸体的江面。

    “县长,此次赈灾,因国库空虚,本王只带了一万两白银。”可沐然喝着茶,悠悠然的说到。

    “王爷,只有一万两白银?”县长不敢相信,此次受灾情况严重,怎么只有这么点。

    “是啊,此次受灾地区广,人数多,国家只有这点了。其余的你自己想办法吧,毕竟你是在县长。”沐然喝着茶悠悠然的说到,一点都不把此事放在心上。

    “属下无能,不知这区区一万两怎样才能治理水患。”

    “嫌少?”那就别要了,沐然把茶杯重重放下。

    县长吓到直接跪了下来。

    民间传闻这摄政王自从被封王就性情大变,心狠手辣 处处压迫皇上,如若惹怒他绝无好下场。

    县长可怕了这瘟神,吓得连连颤抖“属下不敢,属下一定做好此次赈灾需要。”

    沐然起身蹲在县长面前“这才对嘛!明白人好做事,放心本王不会亏待你的。那本王先行回宫禀报皇上了。”

    “好好好,恭送王爷。”县长巴不得这摄政王快走。

    申山离江南二十里路,外面难看到里面的情况,是个天然屏障。晚上,沐然命令将士就此扎营修养。

    “王爷,你要我查的差到了,这县长真如王爷所料是一个大贪官,前段日子的赈灾物资,他吞了三分之二。”七子刚从江县回来,一个晚上就把这个县的大概摸清楚了。

    “嗯,本王以为他只贪了少份,可没想到他竟然贪了这么多。”沐然恨得牙痒痒,本是国家给灾区强险重建家园的资金,现在竟然落入他人怀中。

    “本王这此给了他一万两,看他怎么做。”沐然笑的极度阴险。

    七子汗颜,这是和皇上待久了?连皇上的阴险都学会了。

    皇宫。

    “禀皇上王爷已经到江南了,他发现受灾最严重的江县县长严重贪污,现如今撤到二十里外的申山。王爷给了县长一万两赈灾资金,打算三日后在前去江县。”文亡收到王爷的信就马上前来汇报给城南听。

    “嗯,朕知道了。”

    悬浮多日的心终于可以安下来了。

    “皇上,这摄政王是越来越像皇上你了。”文亡跟着城南之后,这个嘴就停不下来了,总是笑话城南。城南有时候都后悔把他留在身边了。

    城南无奈的转过头问他“哪里像了?”

    “越来越阴险了。”

    城南听到这句话,一个巴子拍过去。

    “胆肥了?”城南瞪着他。

    文亡看着城南这样瞪着他,却是一点儿都不怕。

    “没肥。”

    “那还不去做事。”城南觉得就是他自己宠的,这群暗卫一黎少你命里缺我最新章节个个的都不怕他,一个个的天天拿他和沐然开玩笑。

    当初组建这群暗卫,沐然和他在乞丐窝里找了七天,才找到了满意的二十人。从小就对他们严格训练,但平常都是亲兄弟一样。现如今十五年过去了,暗卫只剩下十二人了,如果没有他们这二十人,城南早已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他们为了这个国家,这个皇帝牺牲太多太多。可他们身为暗卫,不能让他人知道,死后也不能留名,只能草草掩埋。城南一直觉得是他愧疚他们,他发誓,有朝一日他一定让他们正大光明的厚葬,让他们有一个安身之所。

    三日后江南。

    一位小斯急急忙忙从外面跑进官府报告县长。

    “县长大人,不好了,那个那……”

    县长看着这小斯结巴的说不出话,劈头就是一巴掌。

    “给我说清楚点。”

    小斯被他这么一打,说话立马通畅了“摄政王回来了!”

    “什么!”县长不敢相信的抓住小斯衣服,“你看清楚了没有?你确定是摄政王?”

    “是啊,我亲眼看到的,他现在就在大坝那里。”

    “完了完了。”县长大叫的抓着头。

    “什么完了?江县长?”沐然看完大坝回来找县长,一进门就看到县长在囔囔着,完了完了,只觉得好笑。

    “目之,去后厨熬些姜汤给将士们喝。”这几天沐然一直在山里面呆着,不少将士感染了风寒,而且这里疾病横行,让他们喝点姜汤去去寒。

    “王爷,你怎么又来了?你不是回京城了吗?”县长不敢抬头看沐然。

    “你抖什么?本王又不会吃了你。”沐然笑着把县长扶了起来。

    县长看着沐然的笑,身体发抖的更加厉害。

    “县长现在抖的这么厉害,本王等下怕你把自己抖死。”

    沐然笑的温尔儒雅。

    可在县长眼里就是一个恶魔。

    “王爷,你也喝点姜汤吧。”目之端着一碗淡黄色的姜汤,浓浓的姜味,上面还漂浮这点点姜渣。

    沐然轻轻茗了一口“真香!这姜汤啊,就是要趁热喝,这样才暖身体,要是冷了,不但对身体不好,还难喝。”

    县长看着这样喝姜汤的沐然,忍不住想要后退,可同样端着一碗姜汤在喝的七子拦住了他后退的路。

    “竟敢当着王爷的面走?”七子狠狠的瞪着他,吓得县长哇哇大叫。立马跑到沐然面前跪下不断的磕头“王爷,我什么都没做,我什么都不知道。”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