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国盛世 好久不见!
作者: 将军秦艽更新时间:2019-12-08 13:28:35章节字数:8041
    半年前,沐然去前线,墓里销信阻碍,要求和沐然调换。

    沐然一口回绝“金矿开采为国,边疆抗敌为国,无需分清自当全力以赴便好。”

    沐然怕墓里冲动,和敌军硬碰硬。弋国只有三百万将士,而四国高达一千万士兵。

    论兵法,墓里不及沐然,而论武力沐然不及墓里。

    如今墓里回朝,城南遣派墓里前去支援沐然,愿战争早日结束。

    四月的江南,细雨绵绵。墓里到江南那一天,沐然正蹲在江边洗衣服。

    “小然然,你瘦了。”

    这是墓里相隔一年之后对沐然说到第一句话。

    “你也是。”

    墓里看着本来瘦小的沐然,如今差不多皮包骨了,心疼的眼泪哗啦啦的流。

    墓里快步走上去抱住沐然那只有骨架的身子。

    “对不起,我来迟了,让你受罪了。”

    墓里的眼泪滴在沐然脸上,沐然轻轻的帮他擦拭。

    “来了就好,我可以休息会儿了。”

    沐然说完这句话就倒在了墓里怀里。

    “小傻瓜,硬撑着干什么?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墓里轻轻的念叨,把沐然打横抱起回到营地。

    夜晚。

    “小然然你醒了?”

    墓里刚从外面做好一碗回锅肉端进来就看到沐然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嗯,好香,回锅肉?”

    “你这个小馋猫啊,一闻就知道了,快点下来吃。”

    沐然一听到有回锅肉吃就马上从床上蹦下来。

    迫不及待的夹了一块放在嘴里“好烫啊,好烫。”

    沐然被这刚出炉的回锅肉烫着了,不断得哈气。

    “哈哈哈哈哈哈,好像小狗狗。”

    一旁的墓里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

    墓徒汗颜,难怪你得不到摄政王的喜欢,你不应该趁机帮她吹吹吗?

    沐然吞下这口回锅肉,一个白眼翻过去。

    墓里尴尬的笑笑“来来来,多吃点。”

    “好久没吃了,有一年多了吧。”沐然感慨万分,这一别一年,真的很难熬。

    “城南很好,你不要担心。”

    墓里沉默很久,最终说了一句极不情愿的话。

    我很爱你,但我更爱你和自己相爱的人在一起。

    “等打完这场战争,回去我就让他娶你。”

    墓里突然说到沐然和城南的婚姻之事,沐然沉默了很久,苦笑的摇了摇头“等赢了再说吧,不急,我都等了这么多年了,不差这几年。”

    墓里知道,她对城南终究不放心了。如今的沐然已经二十八岁了,容颜早已不再像曾经那样明艳,都市超级医圣无弹窗眼角竟有丝丝皱纹。

    “他不要,我要!”

    墓里看着沐然,真挚的说道。

    沐然笑了笑“我还没有被抛弃,你就替我找好了退路。”

    “我说真的。”

    墓里掰过沐然故意扭一边的头,让他对视沐然那无助的双眼。

    “别说了,别说了,我求你别说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沐然突然一下子就崩溃了,大声喊着,无助的哭泣。

    墓里立马紧紧抱着沐然,墓里悔恨自己刚才的说的话。

    “好好好,不问了,不说了,我们吃饭。不哭了好不好?”

    墓里抱着沐然拼命的安慰她,沐然在他肩膀上无声的哭泣。

    翌日。

    墓里从外面端了一碗皮蛋瘦肉粥给沐然喝,昨天晚上沐然直接在墓里肩膀上哭晕了过去,把墓里心疼了一夜。一大早墓里就去厨房亲自做了碗皮蛋瘦肉粥给沐然喝。

    “起来了,大懒虫,太阳都晒屁股了。”

    墓里温柔的喊醒沐然。

    沐然一睁开眼就看到墓里那祸国祸民的脸,不禁……额……流了口水。

    墓里看着一大早就对自己犯花痴还流口水的沐然,满意的笑了笑。

    “好看吗?要吃吗?”

    墓里邪魅的声音在沐然耳边响起,沐然脸一红,推开墓里那人畜无害的脸。

    “你做了什么好吃的?”

    沐然借机打破这尴尬的气氛,问起了墓里做了什么好吃的。

    “皮蛋瘦肉粥。”

    “嗯,真好,墓大尚书的厨艺大涨啊。”

    沐然边吃边不忘称赞做粥的人。

    “那要是摄政王喜欢,属下就天天做给你吃,倍感荣幸哦!”

    “好,那我要不重样的。”

    ……要求真多,可要求再多,也有人愿意。

    “好,遵命。”

    “小然然,慢点吃。”

    “嗯……,太……好吃了。”

    沐然嘴里塞满了粥,手上的动作从未停止,一大碗的粥差不多被喝掉一半了。

    墓里无奈的摇摇头,也只能看着沐然大口大口的喝着。

    “喝完就去开会,将领都到齐了。”

    “嗯……好,你不早说。”

    墓里想着要是早说的话,这粥怕是沐然又不会喝了。

    “不急,喝完再去。”

    “王爷,尚书现如今敌军退居西部旱地,我们居江南地区。两地虽然不远,可这西部旱地攻打起来及其难破。我们要想一个万全之策,方可破敌。”

    少将军发言禀报给墓里,这些情况墓里早就了解。

    “西部旱地的话,我在那里驻守过几年,那里我熟。现在的话,他们兵力主要集中在哪里?”

    墓里问向刚才发言的少将军。

    “尚书你看。”

    少将军指着地图上的西部旱地发大图。

    “三国兵力主要集中在西部旱地的北方和东方。那里地势险要,居高临下,乃是难攻易守之地。如若直接正面进攻,恐怕我方兵力要死伤惨重,所以只能另谋其路。”

    墓里听完点了点头,插着脑袋思考了很久,沐然他们就等着他。

    “北方,东方两地虽然难攻易守但那里毒虫鸟兽奇多,如若我们好好利用这点的话,那我们就能轻而易举的抓获他们了。”

    众人不懂墓里的意思,只有沐然想到了一些“尚书是想用毒虫野兽来逼他们逃出来?”

    “对,还是摄政王聪明,我就是这样想的。”

    “那要怎么做?”沐然虽然能猜到方法,可具体怎么做就不知道了。

    “刺激!刺激毒虫鸟兽对他们进行攻击。让他们自己逃出来,我们就在外围布好阵,就等着他们自己跳进来。”

    沐然点点头,算是赞同墓里的方法,可是这要怎么才能刺激毒虫鸟兽对将士进行进攻?

    “那要怎么做?”

    墓里看了一眼沐然,邪邪一笑。

    “那要麻烦王爷找一次国师了。”

    “师父?”

    沐然不明白找师父干嘛,但还是听从了墓里的安排,给国师写了一封信。

    上面写到。

    “敌人已驻守西部旱地的北方和东方,希望得到国师的援助。”

    沐然问墓里,这样写师父会懂得吗?

    墓里要她放宽心,说国师一定知道 。

    沐然这才放心下来,听墓里的话,安安心心的养身体。自从墓里来了以后,大大小小的事墓里都包了。不让沐然干什么事,只让沐然吃东西和看看书或者出去走走转转

    沐然也乐的清闲,反正有墓里在,不会出什么岔子。现在就等着师父回信,就可以一举把胡宇护三国赶出弋国境内。

    他们就可以班师回朝了,这一战打了一年多,也是时候回去了。

    可一切真的就那么顺利吗?

    沐然安安稳稳的过了几天,国师就回信了。

    上面写到。

    “徒儿,这是为师毕生精血,此药名为狂魔,可以使畜牲发狂,乱咬人,攻击力极大。对于此次战役最为有用,只有把他们洒在畜牲身上就可以了,而且有效时间可以长达两天。”

    沐然看到这毕生精血就想笑,每回找师父要什么东西都说是什么毕生精血。

    沐然看着这一大包的狂魔,不禁咋舌。

    “真是神物。”

    “对了,墓里。你怎么知道师父有这种宝贝东西啊?”

    “你猜?”

    ……

    “说不说?”

    沐然装作要把狂魔洒在墓里身上。

    “别别别,我说还不行了吗?”

    墓里赶紧求饶,真怕沐然把狂魔撒他身上。

    “那是因为我在南部挖金子的时候,国师也在那里。国师就在那研究这个药物,而且…………”

    “而且什么啊,快说。”沐然不耐烦的催促他,最恨别人说话说一半就不说了。

    “你的好师父在我身上试过药!”

    墓里一想到这件事就气的牙痒痒。

    那日,国师兴冲冲的跑进墓里的帐篷大喊着“成了,成了,哈哈哈哈我终于成了。”

    “国师,什么成了,这么高兴?”

    国师两眼放光的看着墓里,不怀好意的看着墓里邪笑。

    “想知道?”

    墓里看着一脸奸笑的国师,吞了吞口水还是不怕死的说“想。”

    要是墓里知道后面的事,我估计打死都不会说这句话,可惜话已经说出口了,而且国师也已经把狂魔洒在他身上了。

    起初墓里没有任何感觉,还嘲笑国师的药不管用。

    之后慢慢的突然全身燥热起来,墓里疑惑的看着国师“你这是不是销魂散?”

    国师高深莫测看着墓里,抬手摸了摸那溜光的下巴。

    “三,二,一。”

    正当墓里疑惑这国师数什么的时候,墓里突然就发起了狂,嘴里不断的发出野兽的吼叫声。

    墓里冲出帐篷,对着外面的月光发出极大的吼叫声。惊醒了睡觉的士兵,都以为有野兽攻击。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就拿着长矛跑了出来,结果看到墓里蹲在矿产的空地上,不断的朝着月光大声吼叫,声音及其凄惨。

    墓里吼叫了一会,他们都以为会停止,只有那国师笑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好戏才刚刚开始。”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