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国盛世 团灭!
作者: 将军秦艽更新时间:2019-12-08 13:28:35章节字数:7541
    突然墓里倒在地上,墓徒赶快去扶起他。

    刚走了了一两步的样子,墓里就两眼充满的红色的液体。

    墓里一脚踹开扶着他的墓徒,两手着地,飞快的爬了出去。

    墓里冲到人多的地方,不断的撕咬着士兵。

    国师见状,拿来绳子直接把墓里拽住,背在背上自己独自一人跑进了森林。临走前吩咐墓徒不要担心,让他们继续挖矿。

    国师到了森林里之后,就把一路都在发狂的墓里放下,解开绳子。

    墓里没了束缚,立马冲了出去跑到了一根大树下。抱着树就是在咬,直接把树咬了一个好大的洞,墓里咬了一会儿,满嘴是血狰狞的看着国师。

    “要嗜血了?”

    国师刚说完这句话,墓里就飞快的冲了上去。

    “哎呀妈呀,咋这么快呢?”

    国师转身爬上了树上,蹲在树枝上看着底下的墓里。

    墓里抬头看着一脸坏笑的国师,突然爬上了大树。

    “我靠,怎么还会爬树啊?”

    国师被吓得不轻,直接一脚踩空,摔了下去。

    墓里爬到一半,看着摔下去的猎物,有看了看头顶。

    大吼一声,又跳了下去。

    国师看着跳下来的墓里,急急忙忙的跑到一边。硬生生的看着墓里重重的摔在地上。

    “看来,只会爬,不会下来啊,真可惜。”

    虽然有些遗憾,但还是很满足的。

    国师看着晕倒的墓里,想要把他背回去。结果刚走上前,墓里一个大跳就扒在国师身上了。

    “我靠,竟然还玩装死。”

    国师看着趴在身上张大嘴要咬他的墓里,赶紧在原地转圈圈,直接把墓里这大身板转了出去。

    墓里又吧重重的摔了下去。

    “呜呜呜呜…………呜呜呜”

    墓里嘴里不断的发出叫声,国师有些担心了,就急忙跑过去查看墓里得情况。

    谁知国师刚靠近,墓里就跳了起来。

    这次国师有了经验,一看见墓里跳了起来,就拼命的转身往后跑。

    “妈的,怎么还玩阴的。”

    国师飞快的往前跑,墓里在后面紧追不放。

    国师跳到树上,墓里也跟着跳到树上。国师往河里跑,墓里也往河里跑。

    墓里一直紧紧的追着国师,国师看着后面丧失理智的墓里。

    “不断哀嚎,怎么这么猛,早知道就少撒点撒。”

    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吗?

    墓里紧追不放,国师也只好一直奔跑。

    国师以为几个时辰墓里便可恢复正常,可谁知道墓里在后面越发的狂野。

    最后直接把国师给抓住了,张口就要咬国师。

    国师急急忙忙从怀里掏出个钢牙套,一把塞进墓里嘴里。

    墓里啊啊啊……啊……的想要咬国师,可这带着牙套根本药不了。

    就在墓里放手取牙套的时候,国师钻孔溜走了。

    “我嘞个去,还会取牙套。”

    国师为了不然墓里再一次抓住他,就拼命的奔跑,一刻也不放耽误。

    就这样国师跑,墓里追,持续了两天两夜。

    最后国师生无可恋的躺在地上,默默的看着走过来的墓里,国师已经做好被咬的准备了。

    墓里在离国师两米之外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国师看着地上的墓里,严重怀疑他是装的。

    可国师等了好久都不见墓里起来,就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脸。

    墓里还是无大宋燕王全文免费阅读动于衷,国师把趴着的墓里翻过来,墓里原本青紫色的脸已经恢复正常了。

    国师也就放心的躺在地上睡着了,毕竟跑了两天两夜,他早就支撑不住了。

    两人不知睡了多久,墓里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爬了起来。看到身边的国师,气的牙痒痒想要一把掐死他。上回玉珍黑碗差点搞死他,现在竟然又拿他试毒。

    墓里的双手快要掐上国师的脖子,最后大叹一声气。还是没有把这个沐然最喜爱的师父,城南最尊敬的人掐死。

    只能心中淘汰他,抱怨抱怨,发誓以后远离他这个危险人物。

    墓里抬头看着中午的太阳,又看看地上还在打呼噜的国师,只能认命的把国师背走。

    墓里极不情愿的背起国师往营地走,正当快要到了营地的时候,背上的国师打着哈欠醒了。

    “呦,醒了?不错。”

    国师从墓里背上跳下来,朝着墓里朗爽的大笑一声,自己一人大摇大摆的向着营地走,留下墓里一个人还保留背他的姿势。

    墓里现在就想着自己刚才为什么要把他背回来?随他躺在那里不香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像是师父能干出来的事,拿你试毒,也就我师父能做的出来。”

    墓里看着面前这笑的腰都直不起的沐然,气的牙痒痒“你这没良心的,亏我还天天给你做饭。”

    沐然看了一眼墓里憋红的脸不好意思的说到“好咯,不笑了就是咯。”

    “知道就好。”

    墓里不在理回说不笑,可还在憋笑的某人。

    拿着这狂魔想着怎么才能把他们洒在畜牲上呢。

    “墓里,这个狂魔要怎么样才能洒在畜牲身上?”沐然突然问出这个让墓里头疼的问题。

    墓里不断掂量着这狂魔,硬是想不到怎么把这狂魔洒出去。

    如若用将士进森林,那怕是有去无回了。

    可如若不用将士的话,那这狂魔怕是无用了。

    墓里说出要将士前去森林洒这狂魔的主意。

    沐然听后沉默了很久,最终还是同意这个主意。

    沐然出去挑选身强力壮的将士,方便有体力去森林洒狂魔。

    沐然挑了二十个人,沐然看着他们不忍心的叹气。都是一些刚刚成年的健壮小伙,都未娶妻生子,家中独有年迈的父母亲。

    沐然实在不忍心让他们就此结束生命,可如若他们不死,那死的就是弋国千万百姓了。

    “你们此次前去敌军营地森林,把狂魔洒在畜牲虫子身上让他们发狂攻击敌军,这个任务有去无回。如若你们其中有人不想去,可以告诉本王,本王换另外的人去。”

    将士们听完沐然的话,都沉默不语“如若你们不说,那本王就当你们答应了。”

    “报告。”

    沐然看着一个皮肤黝黑的小伙站了出来。“你不想去吗?”

    那小伙大喊一声“不是。”

    沐然疑惑不解的看着他“那你想干嘛?”

    “王爷,我不怕死,而且我家中无老母,也无老父亲。只有一个十二岁的妹妹,如若我此次不能回来,希望王爷能帮我照顾一下,不要让她沦落街头。”

    沐然看着这小伙黝黑的脸,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实在不想让他们去送死,可如若他们不死,那这战争永不会结束。

    “好,本王答应你。”

    “谢谢王爷!”

    深夜。

    二十匹黑马从江南营地飞快的跑向西部旱地,背后的狂魔散发着阵阵死亡的气息。

    “兄弟们,前面就是旱地了,我们在加把劲,在天亮之前赶到那里完成任务。”

    带头人的声音在黑夜中响起,带着阵阵阴冷,可这二十名将士无一害怕。他们已经做好迎接死亡的准备了,身为将士,定当死于沙场。马革裹尸之时,报国家之恩。

    寅时。

    二十名将士徒步穿过敌军放线,进入巨大的森林里。

    为首的一名将士,从背上取下狂魔打开分给其余人。

    “兄弟们,把这东西洒均匀点,不管什么虫子还是野兽都洒上。”

    “是。”

    其余人拿好狂魔分散开来。

    “等等!”

    这位将士喊住了行动的将士,他们疑惑的看着他。

    “兄弟们,黄泉见!”

    其余将士微微一笑“好!”

    二十名弋国英雄,放弃自己最珍贵的生命,来换取这场战争的胜利。

    值吗?

    值!

    他们不死,那更多的人要死。

    成为英雄的路途永远那么的惨烈,悲哀。

    愿你们下辈子生活在和平安乐的年代!

    弋国子民,永远记得你们!

    你们是英雄!

    二十名英雄把狂魔洒在毒虫鸟兽身上,撒完之后他们聚在一起。

    过了一会儿,各种毒虫鸟兽朝他们涌来。密密麻麻的毒虫撕咬着他们的尸体,毒虫分泌的不知名液体包裹着他们的尸体。野兽撕咬着他们的尸体,破碎的肢体,分布在森林。

    英雄们,走好!

    “快看,那是什么?”

    守城将士看着天上密密麻麻飞来的毒虫和地上狂奔的大批野兽。

    惊恐的跑去想要禀报给将军,可是他还没走几步就被大批毒虫包裹着。

    全身都被毒虫包裹着,他在里面呃呃呃……呃呃…………的发出声音。可还没发出几声就没有了气息。

    包裹他的毒虫感受到这个猎物已经死了,便四下分开去寻找新的猎物。

    这个被毒虫包裹的将士,全身都是密密麻麻的小洞,里面不断的往外冒着黑血,散发着一阵阵恶臭。

    营地遭受毒虫鸟兽的狂野攻击,一个个不是被毒虫包裹,就是被野兽撕咬。

    一个守卫森严的驻军营地,被这群恶魔攻击的残破不堪。

    两天两夜,这本来森严庄重的军事要地,如今变成充满着血腥味的死城。

    千万士兵,无一幸免。有的还在苟延残喘的等死,有的早已肢体破碎,看不清人样。

    帐篷里的将领,瞪大的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头顶,身边的军妓早已露出森森白骨。

    本应享受鱼欢之乐,现如今黄泉做伴。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